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世界资源研究所 > 中国对非投资将走向何方?

中国对非投资将走向何方?

上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任后首度对非洲进行访问,目的地包括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安哥拉和肯尼亚。此次访问中,他还与其他国家元首讨论了中非发展历程与关系,并承诺追加120亿美元的援助以促进非洲的经济发展。

中国在非洲地位迅速提升这一大背景对理解这则新闻十分重要。近几年,虽然发达国家仍是对非投资的主要来源,但是其投资量几乎十年来没有变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对非投资却在近年间迅猛增长,这激发了人们对发展的渴望、以及由此引发有关环境问题和对当地居民冲击的担忧。随着中国对非洲的影响在不断增加,中国现在应该采取措施、制定新的政策以减少其对非信贷和投资造成的负面影响。

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实现增长

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非洲的投资分布已经发生改变。根据李克强总理的此次访问,2020年中国与非洲国家的贸双边易额将在2014年的基础上翻番,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即对非直接投资的累计值)将是现在的4倍,达到1千亿美元。中国对非直接投资流量(即一段时间内对非直接投资额,通常为一年)已经从2004年的3.2亿美元增长至2012的25.2亿美元(图1),接近8倍。尽管全球对非直接投资的主要来源仍是美国和欧洲,中国所占的比例正在稳定、迅速地增加。

图1. 中国对非直接投资流量,2004-2012

来源:世界资源研究所可持续金融小组,基于《2012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制作

截至2012年底,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达到了5319.4亿美元,其中的217.3亿美元(4.1%)投资到了非洲。在2012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流量中,非金融领域投资达到了36.1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4.7%,但金融业流量(主要是银行业)2012年流量为负11.0亿美元,因为金融资产受市场价值影响,波动较大。这表明,潜在环境和和社会影响较大的行业——即如采掘业和制造业等非金融领域行业——接受的投资,和总体数据相比较,可能增长得更为迅速。

中国对非投资领域分布广泛,并从中获取了显著的投资回报。有超过2000家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包括采掘业、金融业、建筑业、电力生产业和纺织业等(图2)。麦肯锡咨询公司的研究显示,在非洲的外国投资回报率要高于其它任何发展中地区。

图2. 截至2011年底中国对非直接投资行业分布图

来源:《中国与非洲的经贸合作(2013)白皮书》 备注:根据中国国民经济行业分类,采矿业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

截至2012年底,有超过一半的中国对非直接投资集中在五个国家:南非,赞比亚,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和安哥拉(图3)。其中,仅中国对南非的直接投资就占到了中国对非直接投资的22%(48亿美元),而中国对南非直接投资在十年前仅占对非直接投资的6.5%(5890万美元)。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对这五国的投资增长十分迅猛,从2004年仅有的3.2亿美元增长至2012年112亿美元,即35.5倍。

图3. 截至2012年底中国对非直接投资目的地分布图

来源:世界资源研究所可持续金融小组,基于《2012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制作 备注:该图仅显示出商务部统计的对外直接投资初始目的地,最终目的地未确定。

制定严格的环境和社会政策

中国对非(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如亚洲和拉丁美洲也是如此)逐渐增加的投资既创造了机会,也产生了挑战。现在是监管者(如中国和东道主国家的政府和法律制定者)制定严格的政策、实现良好的执行,以避免对环境和当地社区造成不必要的伤害的关键时期。

由于中国是大规模发展性金融中相对年轻的成员,其它国家的经验和教训是中国可以学习和吸取的宝贵经验。过去有许多外国投资者和公司制造或卷入重大的金融、环境和社会的负面案例,如:壳牌公司在尼日利亚、首钢集团在秘鲁和土耳其的伊利苏大坝等。在其他案例中,严格的并良好实施的环境和社会政策能够降低风险,并确保投资和和社区之间维持互利互惠的关系。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发展金融的新兴经济体团队在持续地探讨这一问题。该团队对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和巴西)迅速增长的对外投资进行分析。基于研究和分析,团队促进健全的环境和社会政策以避免或减少对环境和当地社区的破坏,并帮助投资者和东道主国家实现投资收益最大化。例如,我们目前在非洲东部考察外国石油投资,包括中国在乌干达的石油投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我们研究中国和乌干达现有的相关法律法规、公司政策和国际实践,并探讨如何通过良好的实践以达成共赢。管理良好的采掘业将有利于当地社区发展,但管理不善将造成严重的政治、经济、环境和社会问题。

本文原载于世界资源研究所网站。



推荐 8